媽媽的洋娃娃

媽媽都會拿一隻娃娃陪著我,在我有印象時就有他的存在。

依稀記得,小時候媽媽有告訴我洋娃娃的名字,他叫「達達」。
他是個男生,媽媽和我說過,他是日本的娃娃。(但絕對不是長得很可怕或是日本人在拜拜的紙娃娃!)

前陣子翻嬰兒時期的照片時,我的合影裡面都有他。
甚至,還有達達自己的獨照。

我在小時候有問過我媽:「媽媽,達達是你買的嗎?」
我媽用很溫柔的語氣和我說:「不是,這是妳外婆買給我的生日禮物。」
那時有仔細的看了看媽媽的眼神,平時那銳利堅定的眼神,變得很溫柔、很溫柔。
一瞬間,我覺得自己被帶進了媽媽的回憶。

以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以為我的外婆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從小到大看過的那位。
記憶有些許模糊,但我記得聽媽媽說過,內容大概是這樣的,
我看著相片說:「這個是媽媽的媽媽!」
記憶中,媽媽以語重心長的方式說:「不是,妳外婆已經在天國了。」
但我無法理解媽媽說的,因為照片裡的外婆,是我一直以來所知道的那位。
於是我帶著滿懷疑惑又問了:「所以外婆去天國了嗎?」(我指著照片中的外婆)
媽媽用了一個當時我無法解釋的眼神看著相片說:「不是,這個是後媽。外公在外婆過世後娶的。」(和我上篇呱呱墜地裡提到媽媽表現出的眼神一模一樣)
「那我看過那個外婆嗎?」為了解開我心中的疑惑,所以我又問。
「沒有,外婆在我小時候就去天國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媽媽很感傷。
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主動提起過「媽媽的媽媽」。

忘記是從小六還是國一,我才意識到我媽叫我外婆都是稱她為阿姨。
可能以前年紀太小,不記得我媽都稱「現在的外婆」為阿姨。

我想,達達可能是「媽媽的媽媽」留給屬於我媽的物品。
不,我認為,在我媽媽心裡,達達可能代表著她。

媽媽很愛達達,她睡覺時都會抱著達達入睡。
自我有印象以來,只要媽媽在家,不管她在做什麼事情都會讓達達陪在她身旁。
例如:上完班回到家,換好衣服後就把達達從床上抱到客廳一起看電視;晾衣服時,抱著他去陽台吹吹風陪媽媽一起曬衣服;洗碗時,拿一張椅子讓他坐在後方陪媽媽洗碗。
或者,爸爸開車載我們出門玩時,也會帶著達達,媽媽會用一個好看的紙袋,裝著他出門。
哦,對了!我媽媽還會幫達達買新衣服。(他的大小和剛出生的嬰兒差不多)
後來,我在路上偶爾會看到賣嬰兒裝的店面或攤販,會駐足看一下有沒有可愛的衣服可以買給達達穿。
(以我的年紀來說,那些賣衣服的老闆都會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我…XD)

時間回溯到六、七歲時,因為媽媽還沒下班。奶奶在我們家幫忙洗衣服,而我在和達達玩。
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找到媽媽的指甲油,是粉紅色的。
我很開心可以拿來塗指甲,於是我開心的在自己手上塗啊塗。
不知道哪來的突發奇想,看到達達的手也想幫他塗,到現在他的指縫都還有一點殘存的粉色指甲油。
忘了是還有另外拿口紅塗達達的嘴巴,還是直接拿指甲油塗他的嘴。
我記得,我媽那時回家看到這個畫面,好氣又好笑。

大概國二那時候,達達因為有點年紀了,所以身體和鞋子開始有破掉的情形。
那陣子晚上下班,媽媽到處找裁縫店或是改衣服鞋子的店,看看有沒有店家可以幫忙維修。
媽媽看到可能可以嘗試的店家都急急忙忙的帶著材料和達達進去店裡面。
而我站在外面等,心情不知道為何也跟著坎忑。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路燈照射的關係,每次媽媽從店裡出來,步伐變得緩慢。
不知為何,回想起當時媽媽的表情顯得非常失落,但卻裝作若無其事。

隔了多年後的今天(大約有七年),達達的破損越來越嚴重了。
前陣子他的頭不小心摔到地板,裂了一條縫,媽媽就請爸爸幫達達修補。
達達原本在頭上的毛線頭髮,也脫落了許多。
昨天晚上,我媽買了一綑卡其色毛線和一瓶白膠想請爸爸幫忙黏。
媽媽和爸爸晚上提了有三次。
但爸爸可能工作太累了,沒有幫忙。
我就拿起那捆新買的毛線研究了一下,其實我在示意我媽我可以試試看。
我媽就說:「那妳幫我弄一下好嗎?」
我仔細研究後說:「這個用白膠黏不住,要用保麗龍膠那類的才行。」
爸爸過沒多久就拿出萬用膠給我。

媽媽一開始邊看電視邊看我黏,後來像是放心似的就跑去洗澡。
爸爸則是瞇著眼休息,邊看我進展到哪。

幫達達「植髮」完一小區塊後,我忽然發現一件事。
我跟爸爸說:「突然覺得好像鍋燒意麵」…(我把達達的頭轉向爸爸那邊)
接著,我實在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爸也跟著大笑。
我們,其實很久沒有一起坐在同一個空間了。
坐在同一個空間,都會覺得空氣凝結一樣,感到很不自在及尷尬。
這瞬間,忽然覺得很美好。

沒多久,我媽洗完澡出來說」你們在笑什麼笑這麼開心?」
我沒有回答媽媽,而是打算做完後再跟她分享。
媽媽就又默默打開電視,坐在我旁邊。
我可以感覺的到媽媽的視線,她看著達達。(那時我在幫達達用後腦杓的頭髮)
那時我在想,不知道媽媽看到達達現在的模樣會怎麼樣。

完成「植髮」後,我把達達拿給媽媽看。
我憋笑著說:「妳看,達達的頭髮好像鍋燒意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媽媽也忍不住笑了很久後說:「這樣也有點像釋迦摩尼…」
我們三個互看了沒多久全大笑了出來。
我只能說,我做出來的「植髮」不醜,但就是有點…好笑?
(你們看下面的達達完成圖就知道我想表達什麼了XD)


(認真看我覺得有點像嬰兒肥的小王子)

這次,媽媽沒有出去找店家幫忙了,或許是找不到人可以修吧?
但也因此,讓我們之間減少了一點點距離。
好想永遠停在這美麗的瞬間,因為這是相機拍不出來的。

謝謝妳,外婆。
謝謝你,達達。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