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熱愛這個世界

始終沒想明白我們為何分手
即使分開的時間比在一起的時間還要長的多了

國、高中的戀愛故事,狗血程度堪比偶像劇了,我從衝動追愛的女孩變成遇到愛情躊躇不前的少女,談了幾場戀愛,一次次失敗,也漸漸成長,大半的回憶都還是美好的。

大二某次的社團活動配車配到了湖,老實說我並沒有特別喜歡他,只是湖眼裡的純粹,加上萬惡的撒嬌攻勢,沒幾個月吧,我們就在一起了。在一起之後我漸漸發現湖有多好,細膩溫暖、浪漫貼心、尊重女生、有想法、有規劃,我是湖的初戀,在我之前只追過一個女生,家裡沒有姊妹,卻能觀察到我生理期來,準備薑汁奶茶;會在訊息吵架後,出現在宿舍門口,說要擁抱和好,我原本很怕黏,很多事習慣自己來,不懂怎麼表達愛、表達我需要,漸漸的被他寵成任性的小廢物,變得很依賴他,湖在我心裡的比重逐漸放大。

後來湖大四了,在準備考研究所,每天除了上課之外都在看書,我很習慣窩在他宿舍當廢物,有空我們會散散步或吃飯,也開始有些沒有結論的爭執,隨著考試漸漸逼近,我也更多的退出他的生活,因為我總覺得,等他考完試、畢了業,我們都出了社會之後會有更多更多時間,可以去更多地方,做更多事情。

後來湖去當兵了,中間休假我們還有去看花海,把最美不勝收的樣子拍了下來,在此之後,我們的感情急速降溫,湖當兵的時候,我們每天會講10分鐘左右的電話,從開始的依依不捨,到最後的慣性報平安。

退伍那天湖和營裡的人去喝酒吃飯,醉醺醺地來到我宿舍,在電梯裡他忍不住抓了我的臉亂親一通,進了宿舍後他不讓我牽手、擁抱也不跟我說話,大概真的喝茫了,隔天一大早,他說有話想跟我說,嗯,其實我也知道,只是沒想到這麼快,我記不得他當下說的字句,反正意思是想分手,依稀記得他提到感覺像在照顧妹妹、宗教信仰不同以後相處起來會有困難等等,當下我腦袋和情緒一整片空白,我以為我會哭、會求他不要離開或是會憤怒,但我只是頭低低的不斷踹牆角,談好了,我們還一起搭公車去車站,他轉身離去,我也轉過身,眼淚胸湧而上,我驚慌失措地想要擦掉,卻發現擦也擦不完,當下覺得心痛又委屈,幾天後我很振奮的打了篇瀟瀟灑灑的分手文,獲得前所未有的關心,別人以為我開始慢慢走出來,我也這麼以為,就像過去的每次失戀,哭過一季,我會慢慢接受、反省、好起來,哪一天喜歡上某個人,然後期待愛情。

哭過了一季又一季,直到我畢業了。

每當想念的時刻,從頭、胸口到胃都很痛很痛,像是靈魂、血肉中某部分被撕扯下來,痛苦不分時間 、場合的來,我懼怕人群,學會獨自灌下一手啤酒,一覺到天亮,學會製造疏離感,讓人不好親近,學會敷衍關心,即使其中包含了真正的關心,變的醜陋、陰沉,變得好討厭自己,在某些無人在場的時候,我會看著鏡子,搧她巴掌,然後嘲諷她、批判她,我忘記怎麼開心、怎麼發自內心的關懷人、怎麼被愛,我試圖模仿記憶中的自己,卻怎麼樣都不像那個被疼愛、招人喜歡的樣子。

這些結果,當然不能全算到失戀的頭上,只是以那時候為起頭,我看見自己的黑暗面,惰性、軟弱、驕傲與自卑,種種我再也壓抑不住它,讓它變成了我,人們總說妳要熱情點,找些有興趣的事情,想辦法讓自己開心,曾經忙到沾床就睡確實感到不那麼痛苦,成就和娛樂可以短暫止痛,但當我面對自己,只能一再地發現,我對一切感到懼怕與厭煩,儘管這個世界還有著許多美好的人事物,我依然無法熱愛這個世界。

前一陣子我看了一齣劇,女主角說了一段話:「我們只把最好的一面給對方看了,對彼此的人生一無所知,所以等到不開心了,就走到頭了」

原來分開的理由,如此簡單。

2 Likes

如若現在還無法熱愛這個世界, 要不先從淡淡的愛開始?

一顆冰冷的心紀錄不了有情感的故事, 你的故事不是冰冷的.

你的心還在跳動著沒有停歇, 也許有一天你會願意試著再次感受他:slight_smile:

要不要試著打1925安心專線
我也有一段時間很討厭自己
在心理諮詢師的幫助之下有好起來!
建議你尋求專業的協助
不要自己一直想

地獄的門,是從裡面反鎖的。。。用兩個人的「意願」撐起的所謂天堂,原來是可以成為彼此、以及無數小生命的窩巢。然後某一天,某一個人不再願意了,心離開了,天堂荒涼以後,如果獨守在那裡,天堂就變地獄了。

我們沒有辦法從地獄中救出靈魂來,就算有那個能力也往往徒勞無功。失戀或者說感情受了創傷為何難以回復?因為心拒絕救贖,身就無法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