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言論自由日,也是台灣最後一個跨性別 NGO 倒下的日子


(土撥鼠喵~) #1

嗨~大家好,今天深夜,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想了想決定起床把這篇寫完

5/24 快到了,無論結果是怎樣,我相信大家都會繼續努力下去,但同時有一群更弱勢更離散的性少數,他們的生活空間卻正在被這個社會,護家萌們一點一滴的壓縮,而且他們無能為力,甚至像保齡球的目標一樣一個個倒在這飛快運轉的洪流之中。他們就是常被社會新聞形容成變態的跨性別者…

2017 年底台灣 TG 蝶園宣布永久冬眠,所有活動與行政業務停止


2019/4/7 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宣布永久休會,所有業務停止

從這天開始,台灣再也沒有以跨性別議題為主軸的 NGO 團體了

遙想過去,他們做了很多,只是很遺憾的,沒有引起廣大的迴響,沒有人持續關注下去,而大部分的跨性別當事人不是受到社會親友上司的壓力被迫直接選擇動手術更換身份證,就是選擇逃避了他們的未來,離開了這個世界

2014 年,衛福部要求法律性別認定應與醫療脫鉤,立法院也廢止了當時要求人民手術的函示,然而免手術最終的討論結果竟然變成需要里長家長親友老師簽名同意,並且還要交由內政部小組審核,審核人員甚至一度傳出被護家盟的人士要求應納入宗教學者,而遭到強烈抗議,因而作罷,沉寂至今。當時被廢止的公文繼續沿用至今…

但,我們到底要什麼?我到底要什麼?跨性別到底要什麼?說到底就是要一個普通的生活

“我們不期望擁有一個無性別的社會;
只想被視為自己認定的那個性別,
並能和其他青少女享有一樣的生活經驗”
——變身妮可

這個社會對跨性別真的有點狠,首先,性別重置手術健保明定不給付,因此要全額自費。目前要價約新台幣 30-40 萬上下,要想籌到錢,就要去工作,但拿著一張不符合自己性別的身分證,面試的人員第一個就先刷掉,對他們而言,我們就是怪,公司不需要怪的人,因為對公司而言,怪的人就是風險高的人。於是籌不到錢做手術。做不了手術,沒辦法換證。沒辦法換證,就要繼續面對社會的歧視

簡而言之大概像下面這張圖

想要找到工作,要正確證件 → 要正確證件,先手術 → 要手術,先存到錢 → 要存到錢,先工作 ↓ 
 ↖︎←←←←←←←←←←←←←←←←←←←←←←←←←←←←←←←←←←←←←←←←←←←←←←←←←←←←←←←←←←←←←←←←←←←←←↵

我都戲稱這個叫做跨性別的死亡循環,運氣好的跨性別有一天能意外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但幸運之神總不可能降臨在每位跨性別身上,於是有些永遠也走不出的跨性別選擇逃離了這個世界一躍而下

片中說的女友其實是跨性別男生,但卻被錯稱為女友

亞蘭,跨性別男生,失蹤時被信基督教的媽媽稱作我的女兒,告別式時放的遺照還特意選用長髮飄逸的照片,至於他為什麼選擇跳河,就不必要特別說了。

World Gym 拒絕跨性別入會,表示這些人會影響到大部分正常人的觀感,還說萬一更衣室裡面毛巾掉了怎麼辦?
http://gsrat.net/news/newsclipDetail.php?ncdata_id=9691

一名有陰莖的人因為坐在女湯角落泡湯,被警察約談,原因只是因為他一個人默默坐在角落泡湯


順帶一提:這篇新聞被歸類為情慾犯罪

我是土撥鼠

一年半前,我因為在學校要求跨性別應有符合他們性別認同的社會空間,而被總教官與學務長,帶到學務長室言語性騷擾,我第一次體會到不被當人看時的痛苦,也體認到,這個社會,並不友善。

一年前,我離開了長庚大學,並在人本教育基金會跟伴侶盟的協助下提出了性騷擾申訴。最後總教官遭判定性騷擾成立,學務長書面警告提醒,但兩位均不懲處。

半年前,他們對我提出多項告訴,包括加重毀謗,恐嚇危安,妨害秘密,就連我的諮商輔導資料也被外洩成為提告的證據。


奉勸大家不要看新聞的留言,很傷

九個月前,我去面試了一家科技業公司,被副總要求向所有女同事出櫃並獲得他們一致投票同意後才可使用廁所,否則不能使用公司內的廁所。

我們要的是性別友善廁所嗎?
絕對不是,那是給無法接受多元性別的人用的。我們要的,是能夠讓我們安心進到符合自己性別認同的廁所與空間

半年前,我去國泰世華辦理薪轉戶開戶的時候,因為性別因素被刁難,我在銀行整整花了六個小時,邊哭邊強力要求,他們卻打去跟我的公司說我是因為法律問題才不給我開戶,避重就輕了他們性別歧視的事實。我親耳聽到對方說了一句,我沒辦法確認你到底是男是女,所以沒辦法幫你開戶。

事後,對方回應這是 Know Your Client 防洗錢必須要做的事。

這時,我突然好奇了…

  • 防洗錢為何要管我下體是陰莖還是陰道而不是關注我的用錢習慣?
  • 使用廁所時,其他人為何需要知道隔壁使用廁所的人的下體是陰莖還是陰道,而不是好好尿自己的尿跟排自己的遺?
  • 面試工作時,主管或其他同事為何需要知道並評估我的下體長什麼樣子,而不是評估我工作的能力?

難道有陰莖的人就會強暴別人嗎?沒有陰莖的人就不會對他人造成傷害?

事實上,從數據來看,跨女更容易被強暴
從遭受強暴的比例來看,雙女與跨女都約為2分之1,遠高於順性別的女同志與異性戀女性

但我知道的是,我被這個社會改變了,我再也沒辦法用這個身體和這個社會相處,即便我一直努力讓自己適應這個身體,並尋求一個和平的方式與它共處,但這個社會不准,這個社會不允許我們這樣的人過著與普通人一樣的正常生活。但,我真的好想繼續活下去…

我非常幸運,得到了許多人的幫助,但其他人呢?其他的跨性別兄弟姊妹呢?我不知道,也感到無力


(tophy) #2

這個社會對跨性別真的有點狠+1
想給你抱一個很深的抱~


(土撥鼠喵~) #3

謝謝你的抱,隔天回過頭看著自己所寫的,我突然無法發現我沒有寫下我們能做什麼…
但想著想著,還真有點迷惘,因為我的確也不知道能做什麼,來改變這樣如此艱難的環境


(Claire) #4

原來社會對跨性別這麼不友善…
真是糟糕 明明我們都一樣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跨性別者…


(tophy) #5

雖然很難很難,希望我們一起保持樂觀


(土撥鼠喵~) #6

很多大家習以為常的事其實都是我們日常生活的痛。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是友善的,只是很少人知道跨性別每天的生活都像如坐針氈,三不五時就會有針刺一下,長期累積的不是痛而是疲憊或疲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