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杜莎的反思


(Euphie Wang) #1

梅杜莎,給人的形象不外乎為滿頭蛇髮、有能讓人石化的雙眼,是個邪惡的怪物。

梅杜莎(Medusa)的故事在古代有許多版本,其一最著名的故事版本中,她原先是個美麗的女人,在一座雅典娜的廟宇中遭到海神波賽頓強暴,結果雅典娜為了懲罰她的褻瀆行為,而立刻將她變成一個可怕的怪物,只要有人看見她的臉就會變成石頭。後來,她被柏修斯(Perseus)所殺。[1]

但似乎很少人知道或者可以說成是沒有人會在乎梅杜莎之所以變成怪物的原因,世人對神話的焦點全放在接下來的事情上,柏修斯則是故事的主角:半神半人的塞里福斯王接到指令,任務是取下梅杜莎的首級。柏修斯運用反光的青銅盾牌保護自己不被石化,成功將梅杜莎斬首,隨後梅杜莎斷掉的脖子釋放出名為珀伽索斯的飛馬。柏修斯完成任務後,將梅杜莎的頭顱交給了雅典娜,而雅典娜則把她嵌在自己的盾牌上展示。正是透過這則以男性為中心的英雄故事,梅杜莎終成怪物的代名詞。[2]

當刻板印象中的壞人才是受害者;當刻板印象中的英雄才是加害者時,身為非當事者的我們真能「旁觀者清」地去仔細梳整、平等看待、客觀評論整件事情嗎?分享梅杜莎這則故事並不是要表明女方一定就是被害者,男方也一定就是加害者,就像關注一件性別議題,並不會因為我的生理性別為女性,我就會無條件地認定都是男性的錯,都是他們才導致問題發生的。這太偏激、太偏頗,也太不理性了。西蒙波娃說:「人不是生來就是個女人,而是後來才變成女人的。」句子中的『女人』替換成男人我認為也是合理的,我由衷地希望大家能這樣理解。

身為精神科職能治療師的郝柏瑋說:「若想理解,除了同理心,還要懸置腦中自動跳出的道德批判;多方思考、抵擋簡單答案的誘惑,持續在困惑與模糊力去思辨,所以理解永遠都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倫理難題。但我相信,『一個社會的文明,取決於他們如何面對瘋狂與異己。』面對不確定,我們很直覺地會因嫌惡或害怕,投以攻擊與指責。但若靜下心來,我們也可以與這些他者建立連結,以同理、以鮮花、以柔軟的心、以我們不甚熟悉卻重要的複雜思考,然後選擇為善。」[3]

作為人類,我們彼此間的共同點遠遠多過差異。

女權主義理論家愛蓮‧西蘇(Helene Cixous)表示,如果男人敢「直視梅杜莎」,他們會發現「她並不致命,她美麗並面帶笑容。」

若某一天,你或妳遇見了梅杜莎,請不吝嗇地給她一個擁抱吧。

資料來源:

[1]《女力告白—最危險的力量與被噤聲的歷史》頁九四。

[2] 《梅杜莎的永恆神話:從強暴受害者到怪物》網路文章。

[3]《The Affairs 週刊編集VOL.21》精神科職能治療師—郝柏瑋篇。


#2

以前沒有聽過,很謝謝妳分享梅杜莎的故事

這句話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