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平權,不該輕易滿足。


#1

「台灣兩性已經很平等了,
根本看不出來哪裡不平權?」

這是我常聽到的一句話,
尤其是我在表達社會還沒有真正平權的時候。

連續看了好多則「女人辦公桌」的影片,
挑出一個和大家分享,我同時被她的故事感動,
但又心疼她要承受被社會所期待的女性責任。

「女人要知道你要去哪裡。 」
「我從未失敗,直到遇到當母親這回事。」

她是黃珮婷,台灣百事總經理。
一次又一次的做了試管嬰兒,
中途流產過一次,終於在第 12 次成功了。
面對父母的心疼、公婆的期望有了交代,
但職場女性有在這一刻解脫壓力嗎?

試管失敗時,有人叫她別工作了,專心做試管吧。
生了小孩後,有人叫她別工作了,孩子成長只有一次。
女性的事業與家庭間,
在社會眼裡好像只有一種選擇。

但她沒有妥協,國家希望媽媽們能哺育母乳,
她就想辦法用 8 分鐘完成會議與哺乳,
讓勸退她的人知道,
女人,可以兼顧事業與家庭。

對於兩性平權,相信台灣正在進步,
也努力走在更前面,但不可否認的是,
女性還是會被逼迫在家庭與事業中做選擇,
孕婦如果在求職過程被婉拒,
理由也可能是公司不想有產假、育嬰假的不方便,
孕婦肚子裡的孩子是男是女,
也還是常被當成要不要懷下一胎的依據,
而男性也被期待要成家立業,才是成功的男人。
那麼,真的平權了嗎?

對於平權,我們是不是不該輕易就滿足,
不該是一部分的性別歧視或不平等有改善,
就認為已經足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