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也許沒有非要你不可


(Nancy) #1

你說你的上一位女朋友是位空姐,於是,有一段消沉的時間,我跑去了機場來回兜了好多圈,看看你口中的「空姐」是多麼的漂亮,想要學著她們走路的樣子,還有她們笑起來的樣子。

你說我說話不討喜,不得人疼,於是,那一段消沉的時間裡,我不太說話⋯甚至是忘了怎麼說話,擔心說錯了話不得人疼、不得你疼。

手機偶爾沒來由的震動,我都會以為是你的訊息,打開一看,才發現是哪個不知名的App,提醒我該起身去動一動。

半年又一個月,我把自己推到一個很深、很暗的角落,不斷地、反覆地數著那些希望你回頭的日子⋯⋯。

然而,你給不了答案、時間也給不了答案,卻在我搖搖晃晃起身之時,給我很多、很多的提示⋯。

我說我總是這麼感性、情緒太過豐富,對於你啊、一件事啊,總是有太多、太多的感觸,像是作詞的人、寫詩的人,太容易被快樂征服、也太容易被悲傷打敗。

也許不一定非喝那家的奶茶不可;也許我的人生不一定非你不可,想念你的濃度已經慢慢被稀釋,從焦點是你,慢慢地轉換為「我」。

也許,所有的偶然都不是巧合,
我要把你丟到茫茫人海裡、把我放回原本的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