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公投 我和別人不同的聲音


#1

公投後很多人說台灣的民主崩潰,台灣沒救了
事實上我有點不同想法,總覺得正好相反
我的看法是這樣,凡事都物極必反,一個社會如果太過民主就會突變
它有可能變成一個像板凳一樣的存在
藏於民宅,殺人於無形
就像蘇格拉底創造民主,最後被民主投票判處死刑
民主如果不科學,就會變成多數對少數的暴力,敢言者對沈默者的凌遲
如果今天台灣的民主真的被摧毀了,我們甚至連說出這句話的機會都沒有

我們得以說出我們想說的,就是因為民主
同樣的
我們也要讓不認同我們 和 我們不認同的人 說他們想說的
很常聽到吵架時別人說「我有講話的權利」
即使聽了很不爽,但這是事實
想一想,其實我們說的話,他們聽了也很不爽

反同志 挺同志
其實我真的認為這兩者沒有對錯,就是認知不同
如果能仔細去傾聽其實就會發現兩者的出發點,都是因為愛

反同志的中老年佔大多數,可能我們覺得荒謬
但其實這不能怪他們,因為他們就是被這樣教育過來的
他們活了多久,這個想法就有多根深蒂固

更別提有些人信了一輩子的基督教,一路都是這樣認為過來的

「他們到底在反三小 乾他們屁事」

我想,會反對就是覺得那不正確

當有人想教導我的小孩我認為不正確的事情,我的想法會是什麼?
「幹走開啦!」
對,所以他們其實也是

因為愛自己的小孩
所以我一定會極盡所能的阻擋一切我認為會危害他的事情
而且不擇手段

挺同志的年輕人為大宗,我也挺同志
我的原因是我覺得我愛誰跟你無關,除非我愛的是你
也因為我們從小被教育這世界上其實有很多種聲音
所以我們瞭解愛也是,同性的愛與異性無異
所以我們瞭解這樣的教育下來不會發生世界毀滅,不會讓我們身心不全

坦白說我是一開始會參加同志大遊行的人
到現在我有時候甚至會對同志們感到生氣
因為我看到有一部分的人忘記了
其實我們應該要對不同聲音予以尊重

反同挺同的人裡都有那種攻擊性支持者
但是現在很多挺同的給我一種一言堂的既視感

「你反對?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差勁?」
「她穿愛家盟衣服欸!我看一個打一個」
「你不用管內容,兩好三壞就對了,照著投就是。」
最後結果出來
「為什麼不能尊重同志,台灣民主沒救了!」

如果我說什麼就是要別人投柯文哲,沒得商量
久了你一定會覺得我幹嘛一直強迫別人,說不定人家想投姚文智啊!

你說他們也一樣,那我們為什麼要變成跟他們一樣呢?

每個感官和認知能力正常的人都能體驗、觀察和判斷
我們應該慶幸自己還能在生長的土地上,聽到不同的聲音
而不是打著民主去對異己咆哮

今天如果有人跟我說我認知了大半輩子的事情是錯的
我一定覺得他才是錯的
如果他今天直接衝上來跟我幹架,不管他之後說什麼我一定都反對到底
但如果他以不那麼激進和溫和的方式跟我解釋
我想我相信他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如果我們說服的方法能用坐下來聽聽對方的想法代替打一架
公投還是一樣會輸,但不會輸這麼多
(說不定還會贏呢!)

我們想說服他們,就要先尊重他們的異議
正因為有異議存在,證明身在台灣其實很幸福

既然民主做為一個生活文化的底蘊
必然不會是少數人訴諸媒體,上街遊行就好
比較可能應該是不斷詮釋和辯證的漫漫長路

我們有話說,就好好說,就慢慢說。


#2

我上週看到這篇 Facebook 貼文,覺得是個不錯的討論,
雖然最後不見得能說服對方,
但至少我們會發現雙方其實不是妖魔鬼怪,目的其實可能是相同的,
我覺得這才是正向的公民討論。


#3

然後前兩天看到熊仔在 instagram 和別人討論同性婚姻的議題,
分享了這部影片,也是一個我從未想過的觀點,蠻有趣的XD

同性戀憑什麼不用結婚?